“疾!”

青色衣袍下,两手迅速掐动,一道法诀凝转出来。

激射出一道耀眼的青光,落在蛟龙那淡蓝的鳞甲上,顿时激起一层光芒,灼伤一大片鳞甲。

那蛟龙吃痛,愤怒地盯着那道挡在赵末身前的青色身影,“你是何人,为何阻本王?”

那青色身影不是别人,正是号称阎罗的青鬼。

一个赵家培养的仆从下人,但天赋比较好,运气也好,实力增长很快,几次三番为赵家立下赫赫功劳,这才有资格与赵家谈判的资格。

他一直没现身,赵末自然没对他吩咐什么。

不过赵末却不能死,再怎么嚣张跋扈,那也是赵家的人,他总不能眼睁睁看着被打杀,虽然打杀他的只是一条蛟龙。

同是筑基境圆满境界的修为,哪怕对方是一条进化成蛟龙的妖兽,他也不惧之。

毕竟往日里也斩杀过不少妖兽畜生。

现在找不到江缺,又面临蛟龙的威胁,只好先将其挡住,让赵末逃命之后再谈其他。

心有余悸的赵末看到面前这道青色身影,不由一阵欣喜,慌忙喊道“青鬼,快……快点杀了这畜生!”

小女生居家清新俏皮写真

敢杀他,无论是人还是妖都不会有好下场。

青鬼淡淡地瞥了赵末一眼,却平静地道“杀不了,它虽被我所伤,但也有出其不意的成分在里面,一旦以命搏命成败还未定。”

他并无十足把握将其杀掉,所以才会这么说。

只要能保住赵末的命,相信那些赵家人也会认同他的做法,毕竟蛟龙本就不简单,能保住命就不错了。

闻言,赵末脸庞明显一愣,不由道“你……你究竟是听我的,还是不听我的?”

青鬼是他从他那位便宜老爹那里借来的,可名义上还是归他管束,而现在的情况则是与他之意背道而驰。

一个不听话的人,他要来有何用。

如果只是保镖,那他大可施展终极秘法一走了之,这样也可以活命,都不用谁来救助。“自然是听你的。”

青鬼眉头微微一皱道“但公子你的话根本实现不了,我何须听从之?”

这本就是一笔烂账。

恶蛟要是好杀,也不至于还猖狂地活到今日,若无一点本事哪还能活到现在。

同境之人他可以打杀,但这条恶蛟却做不到。

它很厉害。

可见赵末不忿,也不愿意听他解释什么,冷声道“哼,你若早出来,也不至让那小子跑掉。”

否则他早就有机会将其杀掉。

本是早早就借了的人,但却在他最危急的时刻才出现,着实令人气愤不已,恨得他心里窝火。

“正巧刚赶到。”

青鬼撇撇嘴,淡淡地道“谁叫公子走得太急,也不等我一下,这便因此来迟了。”

平静悠然的声音,淡然随风而起。

这时,一道恐怖的声音响起,不由怒吼道“人类,你们都该死,可恶啊!”

蛟龙本就被打伤,血性立即就被激起。

吼吼!

青鬼眉头一皱,却扭头看向这个头挺大的蛟龙,冷然道“你我都是同境,咱们之间本就旗鼓相当,你若非要争个你死我活的话,那就休怪我不客气!

毕竟我也不是吃素的!”

想他阎罗青鬼自出道以来,从未被威胁过,也不曾失败过,哪里受过这般委屈,一腔恨意凛然不凡。

“你也该死!”

恶蛟却愤恨地口吐人言,面色泛起冷光,龙口一张便杀将过来,谁敢阻之。

杀!

青鬼面色发苦,恨意连绵不绝,宛如滔滔之水。

这时,赵末也赶紧退开。

他甚至在想,要是青鬼和这条恶蛟同归于尽似乎也不错,让这两者都陨落,或许更好。

可他们谁也不知道,不远处的江缺嘴角挂起一丝冷意来,“居然都来了,不过那青衣男子倒是有几分本事,嘿嘿!”

趁着那蛟龙和青鬼交战,他便心思怪异起来。

忽地想道“或许还有一件事可行,趁机杀人越货也不错啊,那赵末欺我太甚许久,若不能从他身上找点资源,那这一趟就白走了。”

江缺很清楚,那青鬼和恶蛟之间基本上算是两败俱伤。

但不管谁死谁伤,现在两者都脱离不开干系,他自然有天大的把握趁此机会对赵末出手。

若带有偷袭成分的话,他连斩杀怕是都做得到。

至于那赵家,反倒是无所谓了。

心里不由明白,这是他最好的机会。

想及此,他便暗自喃喃道“赵末,要怪就只怪你运气不好,偏偏来惹到我。

哼!”

他很不爽,一脸的愤然不甘,这赵末之前总想找他算账,所以才会气愤。

满心杀意绝然,恨不得现在就杀过去,将其斩杀干净算数。

嘴角一动,扬起一丝森然的冷意。

寒意又起,他便纵身一跃,朝其一跳便化作一道火红色的流光,几瞬间便朝赵末袭杀而去。

而这一击的速度奇快!

轰!

眨眼之间,他速度快到一个极致。

火遁术的速度本来就很快,快到一个极致,有一道火光飞走遍袭来,而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他一阵惊骇。

“你……”

赵末心惊肉跳,面皮发颤。

他压根没想到江缺竟在这个时候出现,可现在的情况却把他也吓一跳,都来不及做过多反应。

只有本能的一些手段,双手瞬间朝面前一划,一道光幕竟凭空出现,令人骇然难惊难料。

但这本能的反应显然挡不住江缺的进攻,在他那剑招的进攻下,赵末哪里挡得住这些。

心头怨难消。

嗤!

一声巨响,忽地响起一道恐怖的声音来,“此剑招我已演练到极致,你根本躲不开的。”

幽冷的声音响起,寒意弥漫不停。

等那青鬼和赵末他们回过神来后,江缺的剑却已经刺穿他的胸膛,顺手将其身上的乾坤袋挥手收走,再抽身而去。

青鬼回过神来,却见赵末已被杀。

而那蛟龙袭过来,狠狠地撞上他,青鬼瞬间就被击飞出去,令人惊讶骇然。

噗嗤!

“公子,你……”

他心中大急,后有蛟龙追杀,前又有那赵末受伤不浅,生死未卜也未尝知晓。

若赵末身死,这将是他此生任务的奇耻大辱。

江缺微微一笑,看不管两人如何。

反是疾驰后退而去,一剑又劈向不远处的蛟龙,剑气纵横睥睨,犀利的剑光突地迸射而出,直朝那蛟龙兽身的七寸处斩去。

而这突如其来的一击,这条恶蛟却从未想到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