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辰思索片刻说道,“四更时候动手!”

这个时间正是所有人神经不稳的时候,动手可是最好时机。

随着暗影的一声令下,所有人都是默默的看着眼前,对于暗大人所说的危险,他们早已忽略不计, 只要今夜能够跟着王爷行动,即使是身死也是为了荣耀而死。

对于杀手组织来说,今夜也许就是他们的不眠之夜,更是他们的是杀戮之夜。

叮铃铃…

远在海平市的一间书房内突然响起一阵电话铃声,随着一道人影的出现,只见他匆忙间的敲门声瞬间惊动了别墅内不少人。

“怎么回事?”

王伦这个时候穿着一件单衣直接走了出来。

“王爷,刚才一个自称是三首领的打电话来了,当面要求跟少爷通话!”

管家快速的说道,这则消息可是他们等待了半日终于得到的结果,

“没事父亲,看来我们的计谋奏效了,就等着鱼上钩了!”

王兴文走出房门倒是洒脱的说道,他们之所以这么做还不就是为了引出那背后的强者么,到时候让他们去对付炎辰,自己也好坐收渔翁之利。

小清新美女盛夏街拍图片

走进书房,不等王兴文再次拨出号码,电话铃声接着便响了起来。

“首领大人,我是王兴文。”

刚刚说完,话筒里便传来了一声苍劲的声音。

“金字杀手,王兴文!事情到底怎么回事,阿强是怎么死的!”

身为杀手组织的三首领定是对组织人员熟悉异常,即使他杀人无数,可是在他听到自己的亲孙子死在海平市的时候,内心已是在也无法平静下来。

自己的亲孙子是什么水平,他知道的一清二楚,还有这次和王兴文,周鹏他们二人合伙的任务在他看来并没有什么危险,即使是不敌也有退出之际,可是竟然死在了那里,这件事情,他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替他的亲孙子报仇。

“事情说完了?你说那个炎辰竟然残暴到了这种地步?”

单单听王兴文的诉说,这个炎辰简直就是个杀人如麻,心思狠辣的人,能够做出这样的事情也不为过。

“明日,我过去!”

放下电话的王兴文却是默默的朝着父亲看去,从刚才的话语中,这个三首领还是对他的话语产生了怀疑,甚至再三追问这个炎辰的背景,可是直到现在自己都没有查清这个炎辰到底是何方神圣,跟五年前相比起来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兴儿,别担心,无论怎样阿强可是真的是死在了炎辰手中,到时即使他在怎么狡辩,这样的事实他都是无法抹去的!”

两人此时对视一眼,都各自看出了隐藏在眼睛里的那一丝凶狠。

而身在周家,现如今孤苦伶仃一人安睡的周武阳,也被一阵敲门声惊醒。

“阿汤出什么事情了?”

打开房门,迷蒙中,看见站在自己面前的管家,周武阳脱口而出。

“老爷,杀手组织来电话了,说是要和你详谈一下!”

听闻管家的话语,周武阳瞬间也清醒了过来,果然这个王伦还是动手了。

“嗯?我是周武阳!“

接着便听到话筒里两人亲密的闲聊起来,周武阳并没有隐瞒什么,一五一十的就把所有事情说了出来,只是对于他们二人怎么死的过程,他只是一笔带过,并没有详说。

“你说我儿的尸首现在你那里?”

明显话筒里的声音高调了起来。

“是,我儿的死跟王家脱不开关系,王家害我如此之惨,我不会放过他们的!“

周武阳的话语刚刚说完,便被话筒里的声音打断,“好了,你们的事,我不想过多了解,我只要知道现在我那亲孙子阿强到底是不是被炎辰所杀,还是另有隐情!”

“这,我不敢妄加评论,有时间你来此看一趟吧,令公子的尸体我定会好好保存,不过我知道的是那个王兴文对于枪械也是了如指掌。”

现在的周武阳恨不得此刻就可以杀掉王兴文,杀害自己儿子的凶手每天在自己面前嚣张而过,可他实在是没有任何的办法,只得一步步等着炎辰的信息。

只是不知他今夜的收获会是怎样。

而远在皇都的三首领在放下手中的电话时也已经对自己亲孙子的死产生了怀疑。

“来人,定早晨五点飞往海平的飞机!”

身在一间豪华屋内的老者冷静的下达了命令,看来事情只有自己亲自走一遭才能摸出真相,如果这个王兴文真的胆敢骗他,到时候他自会让他尝尝欺骗自己的滋味。

与此同时,外面不少的黑衣人也在快速的朝着这边赶来,为了不打草惊蛇,车辆并没有开进这里,只是停在了一处稍远的地方。

九州台这里作为夏国一个重要的部门,周围自然是戒备森严, 不允许有任何闲人靠近,这周围可也是有不少的龙卫在巡视四周,以确保里面所有人的安。

“王爷,就是这里!”

炎辰看着面前这件毫不起眼的房屋,任凭谁来此都不会想到令夏国威风丧胆的杀手组织竟然会建立在这间房屋的地下,而且还是一间异常浩大的工程,要说他们与九州台没有关联,此时绝对不会有任何人相信。

在眼皮底下都能这样,一是彰显出了他们的不凡,二便是让那些暗中的人明白自己背后也是有实力的。

黑夜中不少人陆陆续续部朝着这边赶来,为了这次任务,炎辰把留守在皇都所有的龙魂部队都集结完毕,就为了接下来对这个杀手组织的雷霆一击。

“灭了这里!”

炎辰低喝一声,暗影便快速的带领数人冲进了这间小屋之中,里面并没有太过豪华的装饰,只有一名老者麻木般的看着众人,沉静的眼神之下明显出现了丝丝慌乱。

“说吧,我们怎么下去!“

暗影一把拽过此人,恶狠狠的说道,此人的慌乱怎能逃过他的眼睛,即使你演技在深,在实力面前一切都是徒劳。

“我…我不知道!你们是谁,不知道私闯民宅是犯罪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