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

就在此刻,大殿内响起一道少女若钟响磬鸣的清脆声音。

这道声音正是闻人牧月。

牧白抬眼看去。

出现在他眼皮子底下的是一个有两丈多宽的屏风,隔着屏风,隐约可见雾气冉冉间,一条玲珑剔透的身段若隐若现。

显然,闻人牧月隔着屏风正在沐浴。

见到这一幕,牧白无语的撇撇嘴,暗自腹诽。

特么的!

老子刚刚给你打了电话,你闻人牧月竟然还问我是谁?

真够能装的呀!

咔咔!

随着屏风被推开,印入眼帘的是一张秀雅绝俗的容颜。

00后清纯甜美少女午后与猫的生活照

明眸皓齿,一双晶亮的眸子明净清澈,弯弯的柳眉缀着一点点水珠,微微地颤动着…

顺着她的脸颊往下来,是一片如冰似玉的肌肤,在腾腾上升的热水之中,若隐若现。

“牧白?举办外宾接待宴的地方在太和殿,方才我定位发给你的时候,还以为你开玩笑的,你竟然真的跑到这里来了?怎么来的?”

闻人牧月显得很激动,她本想起身,又发现不妥,精致无暇的俏脸顿时一片涨红,如熟透的樱桃,煞是好看。

“踏踏踏!”

就在牧白刚刚想回答的时候,阁楼外响起了一阵急促而沉重的脚步声。

“外门的人是来抓你的?”

闻人牧月盈盈然如秋水的眼眸子古怪的瞪着牧白。

“也没有什么大事,找龙皇果的时候,一时兴起,高歌了一曲,便引来了一群侍卫。”

牧白撇撇嘴,随口说道。

“唱歌?在皇宫内唱歌?你深怕死的不够快吗?”

闻人牧月再次傻眼了。

“参见皇后~”

就在此刻,门外又响起了一群侍卫恭敬的声音。

“母后…呸,皇后来了,完蛋了,牧白,你快找个地方躲起来,千万不要被她看到,不然我们都死定了。”

闻人牧月这次真的急了,声音几乎带着哭腔。

因为上次去拜寿,彼此同床共枕,甚至连衣裳都被换了,这件事已经让长孙皇后已经气炸了。

昨日更是直接下达死命令,让闻人牧月在身份没有揭穿之前,不得跟牧白有任何的交集。

若眼下被抓现行,以皇室的规矩,闻人牧月至少得被罚三个月打扫皇陵祖祠,不得外出一步。

这皇陵祖祠可是供奉历代皇族先辈灵位之地,幽森荒凉的很,平日里都死气沉沉,没有任何的活人。

在这种环境里,一待三个月,闻人牧月绝对会疯掉。

牧白不以为意。

他和闻人牧月在一起,同床共枕过,这样被长孙皇后抓住也不是第一次了。

有什么可害羞惧怕的?

当然,更多的是,牧白认为闻人牧月眼下就是在假装,危言耸听。

“你们且退下吧,各自把手在一百米,没有本宫的命令,不得靠近玉秀殿半步。”

是长孙皇后的声音。

“属下遵命!”

那群侍卫纷纷退走。

躲在大殿内的牧白暗自腹诽起来:难道长孙皇后知道自己已经潜入了玉秀殿,正和她的大女儿在一起。

以免被外人看到,失了体统便将侍卫部都打发走了?

看起来这未来丈母娘似乎也挺善解人意的呀!

“牧老爷子,那龙皇果已经作为今晚几个国度天才比试的奖励品了,你眼下却来本宫索要,未免太迟了吧?”

又是长孙皇后的声音。

当听到这句话,牧白登时心中一沉。

因为他肯定,如今门口除了长孙皇后外,还有他的爷爷牧仁德在场。

“皇后,这比试不是开没有开始吗?眼下改变主意,那其他物品代替龙皇果作为奖励,应该还来得及吧?”

牧仁德沉声说道。

“的确可以临时替换同样珍贵之物,但陛下金口玉言,实在不好更改,这样吧~”

长孙皇后道:“方才本宫正好在总监控室,看到了一个窃贼,跑到了玉秀殿附近,便不见踪影,

这窃贼的身影和你的小孙子牧白非常相似,本宫就和你打个赌,就赌你小孙子在玉秀殿里,和牧月在一起。”

“白儿虽然性格顽劣,但绝对不会做出这种夜入公主闺房,伤风俗的行为。”

牧仁德笃定的说道。

“那你同本宫进去看看就知道了,若看不到他的人,那龙皇果便赠与你,若抓到的话…”

长孙皇后顿了顿。

“抓到的话,乃我牧家家教不严,龙皇果的事,断然不会再提。”

牧仁德说道:“而长公主已经长大了,还是皇后一个人进去即可,老夫就站在门口等着。”

听到这对话,牧白也懵了。

老爷子的性格他一清二楚,性格刚烈保守。

上次和闻人牧月同床共枕事出有因,老爷子也没有多计较。

眼下可是在皇宫内院啊。

自己莫名其妙的出现在玉秀殿,和闻人牧月在一起,若让老爷子看到的话。

莫说打牧白,恐怕老爷子自己得当场气晕了。

“牧白,皇后的性格我清楚,门外已经被无数个摄像探头监控了,而且还布下了皇室的紫电网,你哪怕是一只苍蝇,也肯定跑不出去的。”

闻人牧月现在显得不那么着急了。

毕竟有人陪她一起死呀!

“小月,你先别多问了,快找个地方让我躲躲吧。”

牧白本想钻进床底,可才发现床是暖玉锻造,没有一点缝隙,无奈之下,想爬上床,用棉被盖住自己。

可有意识到不妥。

皇后又不是傻子,如此大的目标岂能不会被发现?

若他这样做,就是掩耳盗铃。

而偌大的阁楼内,除了那扇半透明的屏风外,竟然没有他一点藏身之处。

“小月,借你的暖池一用,你应该不会介意吧。”

牧白心也顾不得对方反对,直接抬脚就将整个身躯沉入了暖池内。

“这里不能躲,你快出来。”

闻人牧月秀靥瞬间涨的通红,艳比花娇。

按照常理来说,彼此有过几次肌肤相亲,闻人牧月断然会答应的。

但眼下这暖池之中,还躲着冷凤舞呀!

方才她已经闭气到现在,至少有七八分钟了,等下肯定会探出螓首换气。

如此一来,不是露馅了?

“没事,我不会碰你的,我潜到那边角落去。”

牧白显然误会了对方的意思,在水底不断的游着,游着,忽然碰到了一具温香软玉。

“怎么回事?”

牧白愕然。

因为方才他分明看着闻人牧月在另一边的呀。

“哗啦啦!”

与此同时,躲在水底的冷凤舞实在憋不足了,探出了湿漉漉的脑袋,因为彼此近在咫尺,牧白抬眼的第一刻,看到的就是一片泛着莹润光泽的肌肤。

随着肌肤往上看,就是那张精美绝伦的俏脸了。

清雅绝俗,姿容秀丽,双颊边若隐若现的红扉如花瓣般娇嫩可爱,配上深邃的星眸,整个人就像个超凡出世的仙灵。

而此刻,这张俏脸的主人,正杏眼圆睁,似嗔似怨的瞪着牧白。

“啪嗒!”

气氛死一般的凝固,冷凤舞抬起柔荑,对着牧白的脸颊就扫了过去。

“卧槽,你谁啊?”

牧白反应非常及时,顺势扬起胳膊,一把抓住了她如凝脂似得皓腕,连连辩解。

“本姑娘就是长公主闻人牧月!”

冷凤舞顺势抬起那纤细的腿足,一下抵在牧白的胸口。

“你是长公主?那小月…”

牧白忽然意识到说错话,连忙转口:“你蒙谁呢,总所周知,长公主是大丑女?怎么变得那么漂亮,你去做整容手术了?”

“吱吖!”

与此同时,宫殿的门被长孙皇后推了开来。

“你们三人在干什么?两女一男?鸳鸯戏水?你们年轻人现在都流行这样玩了?”

当见到牧白和冷凤舞扭打在一起,闻人牧月在一边拉架,长孙皇后脑子瞬间一片空白。

“皇后,若我说我在教你她们游泳,你相信吗?”

牧白讪讪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