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锋很痛苦,元神不断被灼烧,而且还是仙火肆无忌惮的灼烧,可他又不能放弃,一旦他将元神之力给撤回来,那那宝瓶胚胎势必要崩散不可。

“我绝不能放弃!”唐锋紧咬着牙关,尽守着最后的一丝清明不至于让自己的意识崩溃,他很清楚,一旦意识涣散,那他的天心宫势必就会崩溃。

周围众人看到这里都是替他捏了一把汗,即便是那青虚老祖也都屏住了呼吸,脸上露出了震惊之色。

“这家伙,在仙火如此长时间的灼烧之下,竟然还能承受得住,他的元神竟是如此的强悍!”

平心而论,即便是青虚老祖,也承受不住这般考验,甚至于看到眼前这般景象,他就会感觉到真正后怕。

九天离火仍旧还在疯狂煅烧着,不断祛除宝瓶胚胎里的杂质,随着时间的推移,它几乎已经用尽了最大的力量,这时候即便是它也都感觉到惊骇。

九天离火震惊的是,竟然连自己最为强大的仙火本源,都无法将唐锋的元神给撼动,换句话说,此时的唐锋已经完具备了和他抗衡的实力。

“当真是好家伙,九爷我果然没有看错人!”九天离火在心中叹了一声,随后身心锻造。

时间在一点点的流逝,很快广场周围众人就看到,原本还是晴空万里的天空,忽然间乌云密布,滚滚乌云涌动汇聚,天地变成了黑压压的一片。

紧接着便是轰隆隆的巨响,雷声在低沉的咆哮,散发出一种恐怖的天威。

“这是……天劫?”

万冶太上长老率先反应过来,抬头望着天空,嘴里呢喃道:“难道说,当真要炼制出仙器来了?”

民国风的麻花辫学生妹子清纯质朴

那大冶宗主不由问道:“这段时间,宗门里应该没有人要渡劫吧?”

万冶长老苦笑着道:“就算有人渡地仙之劫,也不会是如此现象,这是器物成仙之劫,可不是普通意义上的地仙之劫,仙器,当真要出示了!”

青虚老祖也感叹着道:“果然,到底还是需要仙火的加持锻造,咱们大冶宗哪怕拥有高超的炼器之术,但仙火传承已断,却是无论如何都难在炼制出席仙器来了。”

便在此时,天穹上的乌云浓郁到了极点,忽然间一道金色的光束从云中射了下来。

九天离火收了自身紫色的火焰,有些疲累的感叹道:“天劫降临,只要渡过了这天劫,那仙器就算是真正成了,接下来就看你自己了,渡劫无人能帮你!”

这句话并不是对唐锋说的,而是对那白色大肚宝瓶说的。

此时此刻唐锋的元神已经虚弱到了极点,虽然不至于昏迷过去,但情况并不会好到哪里去,所以此时天劫降临,他自是无法再出手帮忙。

那白色宝瓶已经完具备了自己的智慧,微微摇晃了两下似乎是在回应九天离火的话,而后冲天而起,直接朝着那道天劫光束迎了上去。

猛然间宝瓶通体爆发出璀璨的白光,白色的光芒似乎形成了一个护盾,直接便是到住了天劫光束。

轰隆隆……

苍天好像是在发怒,滚滚的乌云涌动,正在酝酿第二道更为恐怖的天劫光束。

随后让众人感觉到震惊的是,白色的宝瓶忽然从瓶口冲出了一道白色的光束,光束直接天际,冲进了滚滚的乌云当中。

而下一刻,原本黑压压的乌云便好像是被人用强力打散似的,急速消退,整个期间天穹无比的安静,再也听不到任何的雷鸣震怒之声。

看着形势,似乎是因为白色宝瓶的一道光束,而将天劫给打散了,打得天劫没有半点的脾气!

而在乌云消散的刹那间,天穹之上忽然出现了一道道五彩祥云,这些祥云空灵神圣,蕴含着一丝丝仙气。

“这是,五彩仙气?”那青虚老祖看到这里陡然瞪大眼睛,心中下意识涌动,甚至冒出一个想要出手抢夺的念头。

毕竟这可是从天上降临下来的五彩祥瑞之气,蕴含着一丝丝的仙气,即便不多,但也是非同小可的,若是他能够得到的话,那么他的境界战力定然能够大大地提升,力压同阶大圣。

此外还有一个更大的好处,现在吸收的仙气越多,将来成仙得道的可能性也就越大!

所以哪怕是一丁点儿的仙气,也足以让得大圣们疯狂!

只是青虚老祖的念头刚萌生,那五彩祥瑞之云便是直接射入了白色宝瓶当中,而下一刻,原本白色无暇的宝瓶,瓶壁上就出现了一幅精致的图画。

想来这是因为五彩祥云刻画上去的,当然也意味着宝瓶已经彻底吸收了这些祥瑞之云。

便在此时,先前那名大冶宗太上长老忽然给宗主传音道:“宗主,眼下宝瓶仙器刚炼制出来,那唐锋还没有将其掌控,我等何不趁着这个时期出手抢夺!”

甚至就连另外那名太上长老也传音道:“是的宗主,眼下这姓唐的小子元神之力已经十分的虚弱,根本不足为惧,虽然那降龙老祖是咱们老祖的大哥,但他已经转世重修,功力境界也没有恢复上辈子的巅峰,咱们大冶宗根本不用惧怕他什么!”

大冶宗主踌躇不决拿不定主意,毕竟这件事可是非同小可,一旦他们出手抢夺,那就意味着大冶宗彻底与珞珈山结仇,甚至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了。

当然此次若是出手,成功的把握也是极大的,因为自家老祖完可以将所有人给压制。

大冶宗主一个念头,直接给青虚老祖传音,那青虚老祖身形猛然一动,就要出手。

然而便在此时,那原本静静悬浮在虚空中的白色宝瓶,忽然嗖的一声,直接从眉心掠进了唐锋的体内消逝不见。

那青虚老祖看到这里陡然傻眼,忍不住惊呼道:“这是怎么回事,这家伙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完将这宝瓶给掌控收服了,这没道理啊!”

那万冶太上长老神情一动,忽然想起了什么,大声道:“我明白了,是刚才锻造的时候,唐锋已经将他的元神之力,逐步的烙印在了宝瓶里面,所以趁着凝器的时候,他就已经完将这宝瓶给掌控了。”

“该死的!”大冶宗两名太上长老看到这幕,都是暗暗咬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