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

伊帝森心中怒气抑制不住的上升,那种不甘,那份憋屈,最终化为了一记带着高温烈焰的掌击!

啪!

伊帝森猛地站了起来,一掌直接将面前的长桌拍成两段!紧接着,那手掌之上的烈焰瞬间便把这两段断桌烧为了灰烬,连一点儿渣都不剩!

在场所有人都是吓了一跳,尤其是一直看着伊帝森的青木,完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突然这么做,立刻站了起来,做出防御的架势。

而霍华德等人,则都是一愣,不知所措的看着他。

伊帝森看着地上被焚烧过的桌子灰,看着自己的手掌,气得浑身颤抖。那浑身都好像是被一种无名之火灼烧着的感觉,明显是对方正在通过那该死的法术在控制着自己。

他,是在警告自己……

而下一刻,那个感觉消失不见,经脉之中的疼痛与灼烧感一挥而散,但是那心脏上好像被什么细绳捆着的感觉却更加强烈了。

伊帝森抬起头,看了一眼下面那些正呆愣着看着自己的人,冷哼一声,转身便走:“会议取消,都回去吧。”

“什么?”

青木不知什么情况,不禁脱口而出,但是声音很小,像是自言自语。

盛夏元气少女活力满满户外写真

“那接下来的战斗怎么办?”有一个人胆子大些,率先问道。

“战斗取消!之后所有的行动,暂时延缓,等我的命令,我没有命令的话,谁敢私自与他们发生摩擦甚至开战,立死!”

伊帝森头也不回的说道,黑着脸走出了屋子,回到自己的房间,只留下众人面面相觑,不知道自家老大这是突然怎么了。

唯有霍华德,多少猜出了一些缘故,低下了头转了两下眼珠,最终叹了口气……

……

“好了,已经没事了,一时半会……可能很久吧,东境都不会出事儿了。”

唐古拉山内,我看着空无一物的右手,几根手指互相捻了一下,笑着向冷语洵他们说道。

“这……啥?这就好了?你干啥了?”高彦一脸懵逼。

“没问题,如果不是伊帝森走了这步棋,我还真没法做到,但现在这家伙光明正大的成了地仙,这就代表他无法在隐藏了,实话跟你们说,他现在的命,就在我手上,所以他不敢有动作,放心吧。”我说着,向他们露出一个放心的表情

“我去——你这么叼?!”冷语洵听了立刻一脸迷妹相,忍不住向我凑近了一步:“哥,我决定了,我以后跟定你了,我可强了,绝对不添乱,怎么样?”

“呃……行。”

我看着她那样,一时有些不知所措,只能有些尴尬的答应了一声。

实话说,我本来也就没打算放她走,十元素部掌握,年龄随意变化,一件衣服一个镜子这俩法宝目前看起来倒是没太有啥,但是世界上能存在的法器就没有废物,哪怕只会放屁……

而且,跟慕容家一样,我拿了他们的力量,自然要赔偿一些东西,既然她自己也想加入,那再好不过了。

“行了,我们立刻出发,胡婕到底怎么了?”

“她被人抓走了,郎风应该是跟过去了,一路留下痕迹,现在公孙先生已经带人跟过去了,我们……”

我伸手示意他不用说了,心念一动,通过系统消息,联络公孙述——

“你们在哪?我回来了……”

……

蓝鹰社的西北分部,建立在北疆边缘地带,而那神秘人抓走胡婕之后,则是更向西北前进,在那一片土色的天地之中,有着一座虚无的古城……

呋呋呋呋——

地面上,是沙砾,鞋子踩在上面,发出这样的声响,很奇特。

一行二十余人,一个个黑袍裹身,看不清面容,也不说话,只安安静静的走在这荒漠之中。

最前面一个,一马当先,看身形比其余的人也要壮实一些,一看就是老大,身边两个人分左后落后一步,跟在他身边。而那些走在最中间的十几个人,一个个手上都牵着缰绳,缰绳的另一端绑在骆驼的嘴上。

骆驼的身上,都是驮着大布袋子和大木桶,应该是运送的货物,被安排在最中间,利于保护。

而最后面的,还有五六个人,分散站位,是负责在后面看着那些货物的,但其实这里方圆遍野也没什么人,他们也只需要跟在后面走就行了倒算轻省。

就这样一行二十余人,十几匹骆驼,漫步在这茫茫西北。

而就在这时,谁也没有发现,走在最后面的一个黑衣人,突然间好像视频掉帧了一样的恍惚了一下,紧接着又恢复了正常,依旧跟着他们走在最后面,就连脚步都没有任何变化。

但其实,此时那最后一人,已经是我了……

地仙巅峰境界,想要换掉一个人,根本不需要费什么力气!

我做的也很简单,直接瞬移到了那个人的身后,快速打晕了他,直接扔进了系统里让小莫看着,而自己,则是变化成了他的样子,继续跟在身后。

至于什么气息,什么脚步,以我现在的能力,想模仿出来都根本不用费什么心思,轻而易举。

而远处,一个山丘上,变成了小女孩模样的冷语洵探头看着这些人。

现在的她,模样不过五六岁的样子,身形娇小,更有利于隐藏,但其实也没人看得到她。而当她看到我成功混进去了之后,便是身影一晃,直接钻入了土里……

不知过了多久,终于,队伍前面不算太远的地方,大概几百米吧,出现了一座古城。

“这是……”

我看着那好像海市蜃楼一样虚幻的古城,心中一震,但却是没有出声,只静静的观察着情况。

那古城,典型的西域风格,看模样距今至少千年了,甚至更久,正随着人体不可查的微风轻轻摇曳,确实很像海市蜃楼。

但是很明显,这群家伙的目的地,就是它!

而好像是为了证明我的猜想似的,那走在最前面的人突然向后面喊道:“各位,抓点儿紧,马上就要到了,这一趟可真无聊,好在拿到的东西够多,这次回去,城主大人一定会给我们些赏赐的,哼哼哼……”

那声音很沙哑,光听音听不出来多大年纪,而且甚至都不像人声,而更像是电脑合成的声音,而等他话音落后,身后的人,也都是发出了类似这样的声音,表达兴奋。

我暗暗皱了下眉,突然间双眼金银二色闪亮,那一件件黑色长袍,瞬间好像消失了一样,其下的模样,当时尽收眼底。

这是……!

也就是在我看到了他们的模样的时候,我的心里突然一惊。

这些人,不,根本不是人!那黑袍之下的真面目,根本就只是一副骨架!

他们是骷髅!

这是一种我从来没见过的东西,会动的骷髅,而且不是行尸走肉,是真正的有自己的生命、有自己的思想的个体!

妖、鬼、尸、人,我见得多了,我同舟社四大堂也是根据这四种而建的,但这骷髅人,还真是第一次见。

不过当然了,我说的是现实中的,在动漫里啥的我可见的多了,有的有爆炸头,有的统治了一个大坟墓……

而那些骆驼身上驮着的东西……大木桶里装着的,根本不是什么清水,而是鲜血!而那些麻袋里装着的,大多是一些猪羊等牲畜,而最中间的那几袋,居然是活人!

“快到了,不能让城主大人看到病殃殃的贡品,给他们喂两口水,别让他们死了。”又走了一会儿,领头的人回头说道。

“是。”手下的人答应一声,打开装人的那几个麻袋,从身上拿出一个水袋,打开了直接怼到那几个人的嘴里,往里灌了进去。

那麻袋里的那些人看着这些家伙,都是恐惧到了极点,但却不敢反抗,也不敢出声,被他们这般粗鲁灌进水去,喉咙根本来不及吞咽,都是呛得咳嗽了起来。

“切!给水喝还娇贵,要不是城主大人要活的,你们还喝不到呢,城里都没多少人需要喝水,偏偏还得给你们这些东西留着。队长,那些畜生要不要喂一些?”一个小弟喂完了人,转头向那领头的队长问道。

“不必了。”那队长发出沙哑的声音,沉声说道。“那些畜生,反正我们也只是要它们的血肉罢了,死活不重要,不要浪费了。”

“是。”

那小弟答应一声,收起水袋,将麻袋重新捆好,一行人再次出发。

我站在最后面看着,仔细的琢磨着他们说的话。

人是给那城主的贡品,而且一定是要活着的,胡婕肯定也在其列,所以这一路上应该都没有性命之忧,至于进了城里会发生什么……至少公孙述所汇报给我的没有什么事,但他应该也不可能知道部的事情吧。

现在也只能寄希望于那什么城主晚些对她下手了。

而他们所说城里没多少人需要喝水,一种可能是说那里人少需求量不大,还有一种可能,就是那里面生活的多是不需要水就能存活的东西。

鬼,尸,都可以,像他们这种骷髅应该也是可以的。

那意思就是,在那城里面,人类……应该几乎是没有的吧。

我这么想着,抬眼看去,那古城,已经到了切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