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天王的小弟见四周阴云滚滚,都吓的一屁股坐倒地面,有人喊道:"南婆,你也破不了,那怎么办啊!""破法,只有施法人才知道了,这煞号称天平,专损无阴德之人,犯小人,冲太岁,难啊!"南婆不断在摇头,也就在这时,四周的阴风开始散了,阳光照进来,一切恢复如初。

所有人都有种劫后余生之感,看向南婆道:"南婆,好像这些煞没了!""怎么可能没了!"南婆伸出手指推算,道:"寅时出生的人,现在去阴暗的地方,用镜子照照身后!""镜子?

"众人狐疑。

"快点按照南婆的话做!"傲天王厉喝一声。

终于有人跑去房间,拿出镜子照自己,而后大叫一声跑了出来。

"大哥,我刚刚照镜子,看到肩膀有个人头,是个女的!""我也看到了,我的是个老头子!""妈呀,这什么鬼东西啊!"寅时出生的人都在大叫,瑟瑟发抖。

南婆一字一顿道:"不止是你们,是每个人都有,只不过如今这时辰,唯独寅时出生的人能用镜子照到而已,你们都被厉鬼缠身了!"“厉鬼缠身!”

所有人都心中发寒。

南婆继续道:“其实这种煞,布置的人有违天和,也要遭遇报应的,但这种煞叫天平独阴,如果是对无阴德的人用,布置的人非但无害,反倒有益!”

“南婆,你就别说这些了,说说这厉鬼缠身后有什么吧!”

一名小弟苦涩道,他宁愿打打杀杀,也不宁愿碰这种东西。

“霉运缠身,厉鬼索命!”

海岛度假清纯少女俏皮甜美写真

南婆声音多了一分森冷。

众人皆是双腿发软,想到半夜睡醒,突然见到一个厉鬼在身前飘,不吓死才怪啊!“南婆,真的没办法解吗?”

傲天王现在是十分的后悔。

好端端的惹林辰干嘛!这林辰武功强,后台硬,医术又高超,偏偏还有一手神鬼难测的玄术。

真是宁惹阎罗王,莫惹林医生!“解铃还须系铃人,去请林辰!”

南婆低声说道。

傲天王脸色剧变,他要向林辰投降吗?

想到他堂堂傲天王,却要低声下气去求一个人,想想就憋屈。

“去请!”

但傲天王哪怕再傲气,如今也不得不低头。

此刻林辰早早起床了,并没有去杏林堂,而是留下来照顾汪倾城。

他细心的替汪倾城擦脸,喂食稀饭,更换洗内衣物等等的。

等一切做完后,他来到客厅,点燃一根烟吸着,客厅一下子就烟雾飘渺起来。

当第五根烟点燃时,一道玉手突然抢过了香烟,更拿起桌面的火机点燃。

林辰转头一看,发现是萧易梦。

萧易梦依旧穿着丝质睡衣,慵懒的躺在床上,点烟的动作有着女王般的魅力。

“梦姐,你什么时候学会吸烟了!”

林辰顿时苦笑一声。

“刚刚!”

萧易梦吸了一口烟,被呛的不断咳嗽。

“你这是何苦呢!”

林辰赶紧跑过去替她拍着。

“你从昨晚开始吸烟,一个晚上没睡,吸了两包烟了,你可是医生,应该知道吸烟有害健康!”

萧易梦白了林辰一眼:“我知道你心里压抑,但这不是你放纵的借口!”

“我就偶尔吸吸嘛!”

林辰尴尬道,他确实心烦,老婆走了,汪倾城成植物人,两件事都如大石般压在他心口,让他难以承受。

“你呀,就是善良,倾城的事慢慢来,总会有办法的,而小洛的事,等她想开了,迟早会回来的!”

萧易梦劝道:“现在的你应该好好照顾自己,若让小洛知道你这样子,她不是更心痛!”

她熟悉林辰,如果说这世界有谁能让他受伤,唯独苏洛了。

“行,我听你的!”

林辰将烟灰缸的烟摁灭,心中暖暖的。

还好他还有萧易梦这知心大姐姐,每次都在他心情脆弱的时候出现,安慰着他。

“梦姐,谢谢你!”

林辰又挽着萧易梦的香肩,人生能有如此贴心的妻子,死也值得了。

“快去刷牙洗脸吧!”

萧易梦俏脸一红,林辰的气息弄的她痒痒的,但她也知道,现在不是做这种事的时候。

“请问林医生在吗?”

这时,院落外传来声音。

林辰推门一看,一名男子站在那里,见到林辰便恭敬道:“是这样的,傲天王,不是,傲哥想请你过去一叙呢!”

“没空!”

林辰转身离开,更关上客厅大门。

“林医生,别啊!”

那男子脸色一急,噗通一声跪在大门外,不断敲着门。

“傲天王知道错了,求求你饶我们一命吧!”

“以后,我们再也不惹你了,要多少钱,我们都赔!”

“林医生!”

他边哭边喊,样子凄惨。

若让京城各方大佬见到,定然惊若天人,因为这男子是傲天王墓下的一尊太保,位高权重,心狠手辣!谁见过他跪在大门,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求人了?

“林辰,怎么了?”

萧易梦见情况不对,好奇问道。

“一个傻瓜而已!”

林辰在洗手间刷着牙。

“这么晾着他不好吧,或许人家大有来头呢,脸皮撕破了,以后也很难相见了!”

萧易梦劝道。

林辰刷好牙后,擦着脸道:“本来关系就破了,我正找他算账呢,现在不过是以牙还牙而已。”

“他们是什么人?”

萧易梦不由皱眉。

林辰道:“京城二天王,叫什么傲天王的小角色!”

一听这话,萧易梦倒抽冷气,如今梦幻国际是越做越大,各行各业的巨鳄都有了解,其中便有傲天王了。

这傲天王据说是大佬中的大佬,产业遍布整个华夏,就连四大金刚都不敢惹他们。

现在,他们的人跪在大门,流鼻涕抹眼泪般求人,林辰更爱理不理,这颠覆了萧易梦的认知。

“林辰,傲天王这人,听说很不好相处,你还是处理处理吧!”

萧易梦又劝道。

林辰换了衣服后,点点头:“放心吧,我与傲天王的恩怨,是时候来个了结了!”

说着间,他眸子寒光绽放。

推门而出后,只见那男子依旧跪在地上,见到林辰如见再生父母般。

“林医生,求求你饶了我们吧!”

也难怪他这般低声下气了,厉鬼缠身啊,南婆也没办法解的玄术,如果他们不求林辰,估计三天内就要暴毙而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