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守军中的修炼氛围被泰来灵水推到了一种极致。

往日里苍守军将士的修炼也极为刻苦,可是因为天赋、聚灵速度等种种原因,将士们每日修炼,进展缓慢,修炼太长时间也没有太大的收益。

可是现在不同了,泰来灵水的出现,让所有苍守军将士都彻彻底底领会到了修行的快乐。

用灵水解渴、吃下用灵水烹煮的米粥、用灵水慰劳一下饱食的肚子,然后再拼命修炼,感受着口中不时有浊气吐出,灵元聚集的速度也大大提高。

有些天赋极弱的军士,甚至感觉到自己导练吞吐灵元,比往日顺畅了许多,他们发觉灵水正在缓缓提升他们的天赋!

这无疑是一个巨大的发现,告知苍守军四位将领之后,四位将领就和发疯了一样,轮班带领五百苍守军中出类拔萃者,日夜守在泰来池旁,除了固定的挑水者谁也不得靠近。

他们生怕又有鸠犬国人幻化潜入,将水池中的洗髓灵晶盗走。

那可是现今的太苍的命脉,绝不容许有这种事情发生。

纪夏听到四位将军的做法,连声称赞,直言是自己疏忽,没有料想到这一可能。

如是过了几日,纪夏除了每日处理朝政之外,勤加苦练,终于在第十日早晨,将大雪山加固到可以容纳更多灵元的地步,突破到了二重天。

二重天修为,已经可以将灵元轰击出体外,由此运用一些武学招式了,比如星罗秘轴中记载的百叠浪。

百叠浪顾名思义,激发之时,灵元一层叠加一层,层层递进,层层变强,神通之境就可以百次叠加,一掌打出犹如百层浪潮拍击而来,极为强悍。

唯美河流自然风景中的清纯长发美女美如画

只是现在纪夏的灵元过于孱弱,只能叠加五次,五次之后大雪山中的灵元部干涸,就会面临一个极为尴尬的境地。

“百叠浪算是极为强大的武学了,我这几日闲暇遍观府库中许多武典、武学,发现星罗秘轴不光是聚灵、炼灵非常高深,连其上记载的武学,都分外强大。

只是这些武学对于灵元浓厚程度的需求过高,寻常武典练就的大雪山很难支撑那般多的灵元数量,不能持续作战,否则或许可以考虑将这些武学推广到军中、民间。”

“要不然,将星罗秘轴送到太苍学宫?让更多人学习这一强大功法?”

纪夏如此想道,转眼又摇了摇头:“鸠犬、周青两国国人样貌与太苍人族差异巨大,但上次鸠犬幻化成为官员模样,为鸠犬国递送情报的事还历历在目,若是把星罗秘轴下放到太苍学宫,难保鸠犬国人不会动贪念。”

“等以后有法子查知出幻化为太苍人的别国探子,也许可以将这门功法推广,让国都能修习。“

纪夏定下心来,继续研习百叠浪。

过了良久,陆上尹匆匆入宫,看到纪夏连忙道:“国主,苍城城主率领三千苍守军前来太城,已经在太城河畔驻扎,珀弦正在拜谒先国主灵棺,等待国主召见。”

纪夏遂下令让苍城城主入宫,自己起身更衣,来到太和殿,端坐王座。

不多时,一位身穿一袭青色长衫,面容温润如玉,约莫三十余的青年进到太和殿,躬身向纪夏施礼:“臣珀弦参见国主!”

纪夏上下打量这位脑海中只有零星片段的苍城城主,不得不承认这位城主的相貌与自己相比虽然有一点差距,但也是一表人才,俊美绝伦。

除了相貌,迈上修行道路的纪夏能够感受到珀弦身上强大的气息,和他相比,自己大雪山中这点可怜的修为,实在不值一提。

“这位珀弦的修为,恐怕已经突破到九重天了!”

纪夏不由十分开心:“如此,我麾下已经有两位九重天强者!”

”珀城主,舟车劳顿,辛苦你了。“他脸带微笑,对珀弦说道。

珀弦再次躬身,高声道:“国主言重了,苍城距离太城那么近,珀弦与三千儿郎缓慢行军,也不过走了半日,怎么能说舟车劳顿?”

纪夏当即令人摆下接风宴,为珀弦接风。

宴会之上,珀弦与陆瑜上尹同坐,珀弦酒过半巡,突然问陆瑜道:“纪夏国主继位,我碍于周青国屯兵苍青山的威胁,不能来太城觐见,夏国主是否会存下芥蒂?”

陆瑜摇头道:“夏国主不拘小节,这几日政务也颇为繁忙,自然不会因为这种事而对你心生不满。”

“我听闻夏国主往日还是太子的时候……”珀弦话语说道一般,就不再继续,看着陆瑜。

陆瑜嘴角有了一丝笑意:“你是想说国主还是太子的时候,睚眦必报,小肚鸡肠?”

珀弦偷眼看了一眼纪夏,发现纪夏正注视着他,脸上还挂着一丝笑容。

这让他更加不自在,低声对陆瑜说道:“我这八年虽然远在苍城,平日里也极少回来,可我也听过这几年太子的风评……太城中甚至有传言,纪夏太子如果对少女微笑,少女则要闭门防备月余,免得被人拐走;太子若是对男人微笑,那么这男人多半就要受一顿皮肉之苦了“

陆瑜脸上的笑意更加浓了:“你是苍城的城主,又是面临天障的强者,谁能让你受皮肉之苦?”

珀弦苦笑道:“他是师尊的唯一血脉,又是太苍国主,他要罚我,我还能还手不成?”

“放心吧珀弦城主,那些传言虽然都是真事,可如今的夏国主已经不是往日里那位顽劣的贵胄少年了。”一旁的姬浅晴突然出声。

她看着坐在上首,愁眉苦脸对付石盘中一块兽肉的纪夏,继续说道:“纪夏太子继任国主之位,短短十余日,对太苍的贡献却已经不能用数量衡量。”

“他身上的责任和负担极为沉重,看到你微笑是因为你来了,太城就多了一个九重天强者,在以后的劫难下,太城又多了一分存活的希望。”

珀弦也看向纪夏,突然想起十一二年前,师尊教授他星罗秘轴之时,那个总是粘着他,叫他珀叔的天真孩童。

“师尊,我受命镇守苍城八年,这八年来,徒儿日夜扼守苍城,没有让周青军伍过苍青山一步,只是没想到上次相见竟然成了永别……“

“如今纪夏太子继位,太苍面临最为严苛的挑战,珀弦必将以身献国,不负你的教导之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