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乎是同一时间,李不凡和姜小凡,各自解决掉了他们的对手,但他们也同样是伤痕累累,艰难地站立在斗剑台上,已经耗尽了部的力量。

在斗剑台的中心,随着一阵罡风扫过,最后一缕烟尘也被吹散。

所有人,只见一道冷傲的身影,单手扼住四皇子的脖颈,高高举起,将他掐的几乎喘不过气来,一张扭曲的面孔,憋成了酱紫色。

天白君王紧了紧拳头,面上的表情,却看不出半点喜怒。

“天呐,凌峰居然把四皇子打成这样了?”

“啧啧啧,不可思议……”

所有观众,都愣住了,这场比赛的结果,几乎已经没有悬念了,天峰剑队,强势逆袭,但是,似乎比赛又并没有这么简单。

凌峰,居然完无视四皇子的身份,敢如此对待他。

解气固然解气,但,皇子的身份何等尊贵,更何况,这可是在天白君王和太后的面前啊!

这事情,大条了!

“你……你这个贱民……你敢……你敢对本皇子……咳咳……”

凌峰怒目盯住四皇子,手掌不断加大力道,在刚才的那一瞬间,凌峰只觉得怒火在胸中燃烧着,再加上慕芊雪的增幅,他的力量,几乎达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高度。

可爱软萌妹天生丽质清冷唯美写真

任凭四皇子如何力出手,他只不过一拳,就打破了四皇子所有的进攻,一招,便彻底制服了四皇子。

然而,这股怒意,却依旧无法散去,他的额头上,几乎已经出现了一道血色的红线,那是修罗之眼开启的预兆。

还好,他及时压制住了这股怒意,却在刚才的瞬间,将四皇子的手脚都打断,他那张原本还算是俊俏的脸庞,也已经被凌峰彻底打成了猪头。

看到四皇子几乎已经要被凌峰杀死,高空之上的岳仲廉,连忙高声提醒道:“凌峰小友,不可胡来!”

邓老将军也连忙沉声道:“凌峰,四皇子固然有错,但你万万杀不得啊!”

凌峰深吸一口气,抬头看向天空中的七尊强者,目光最后落在了燕苍天的身上。

燕苍天,正在朝自己微微摇头。

凌峰咬了咬牙,今日,自己若是杀了四皇子,无疑将会成整个帝国的敌人。

自己固然解气了,但拖累的,会是整个天峰剑队,甚至还有自己的所有亲人,朋友。

从今往后,整个天白帝国,都不会再有自己的立足之地。

力量,终究还是力量不足!

有朝一日,拥有蔑视帝国的力量,该死的,都得死!

“多谢几位前辈提醒!”

凌峰反复深呼吸几次,暴怒的情绪,渐渐平复下来,额头上的血线,也终于消失,恢复了冷静。

凌峰朝空中的七尊强者拱手一礼,他们能够在自己面临险境之时出手,这份恩情,自己必须牢记于心。

“只要你小子不做傻事就好。”

邓老将军摇了摇头,若不是这个四皇子身份特殊,别说凌峰想杀了他,就是他都看不惯这个四皇子很久了。

“留你一条狗命!”

凌峰冷哼一声,振臂一甩,重重将四皇子摔到宫城的面前,身影一闪,一脚将他的脑袋踩进地面。

“不过,你必须给我的同伴跪下,认错!”

“噗……”

四皇子猛地喷出一口血水,却依旧咬牙笑道:“你做梦,凌峰,你可知道,你大祸临头了!”

他不断挣扎着,大吼大叫起来,“父皇,难道你还不帮我把这个乱臣贼子处死吗?他竟敢以下犯上!”

“住嘴,你这个孽障!”

天白君王从龙椅上愤然站起,接着,整个天威广场上的所有人也部站起。

君王起身,他们哪有坐下的道理。

四皇子愣了一下,扭头看向高台上的父王,看到的却是一张暴怒的脸庞。

“父……父皇……”

天白君王的目光扫光凌峰,深吸了一口气。

如果不是有那七尊强者出手,今日,凌峰将四皇子打成如此惨状,让皇室威名扫地,他便是不处死凌峰,也绝对要让凌峰受尽折磨。

可是现在,他不但不能处罚凌峰,还要重重的奖赏凌峰。

“凌将军!”

天白君王的目光盯住凌峰,缓缓道:“这场比赛,是天峰剑队胜了!一切奖赏,朕自会命人送到天位学府。还有,你的天赋,冠绝古今,威远将军之名,实至名归,自即日起,你的军衔从中郎将提升为将军级。”

天白君王轻拂衣袖,淡淡道:“凌将军,自此,你可算是军中最年轻的将军了!”

“多谢陛下。”凌峰朝天白君王拱手一礼,表示感谢。

“嗯。”天白君王微微点头,继续道:“我这个不成器的皇儿,暗箭伤人,的确需要好好教训。至于你的这位同伴,他所受的伤势,朕一定会请最好的神国御医,替他疗伤,一切天材地宝,只要朕有,绝不吝啬。”

“再谢陛下!”

凌峰捏了捏拳头,目光看向宫城,还好那些剑刃碎片并没有洞穿他的心脏,以他的医术,救活宫城不在话下,但是,他的丹田气海被毁,此生,恐怕再无法修炼了。

“好,既如此,凌将军,那就请你放了这个不成器的东西吧,朕自会好好教训这个逆子。”

天白君王眸中,露出一丝微不可查的怒意,自己的儿子被人踩在脚下,他身为君王,却还要笑脸相迎,这种憋屈,常人尚且难以忍受,更何况是一国之君。

“如果是这样的话,请陛下收回一切的赏赐吧!四皇子今日,必须跪在我同伴的面前,磕头认错!”

凌峰右脚依旧死死踩在四皇子的脸上,不断加大力道,让他的脸庞,几乎完变形。

所有观众,皆是目瞪口呆,堂堂君王,已经放下身段,跟凌峰好言相劝,想不到这个家伙,居然连皇帝老儿的面子都不给。

“好小子,真够义气啊!”

丹魔剑痴相视一笑,心中对凌峰又是高看了一眼。

倒是岳仲廉,邓显几人,眉头微皱,凌峰还是太冲动了一些。

他们不由看向了丹魔剑痴这两个神秘强者,他们从不知道,帝都之中,居然还有这样的高手,而且之前从未见过。

他们的出现,恐怕才是令天白君王忌惮,不敢妄动凌峰的原因吧。

只有燕苍天,隐约能猜出一二,这两尊大能,恐怕就是隐居在炎谷之中的丹魔剑痴了吧。

“你——”

天白君王眸中,寒芒一闪,又抬头看了看半空中的那七尊强者,旋即大袖一甩,“好,很好!凌将军,朕既然金口已开,一切封赏,自然算数。至于这个孽子,你自己看着办吧!”

说完,竟是转身离去,再懒得管四皇子的死活了。

不管凌峰要让四皇子磕头也好,认错也罢,至少,眼不见为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