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爷,夫人又逃婚了

楚初言对着身后的护卫抬了抬手:“既然这小倌是我楚家的人,奴仆出言不逊,被余兄教导一下,也无可厚非。

这件事不如就这么算了,城主大人,您觉得如何?”

城主彷徨不定,依然盯着烈风:“烈小少爷,您看,不如……”

没等烈风回答,楚初言嗓音一沉:“这月城难道不是应该归城主大人掌管?什么时候一个小小的世家能左右城主大人您的判断了?

若是如此,那我楚家也应该追究到底了。

烈家人跟我的奴仆私自相好,是打算谋害我们楚家吗?”

烈风差点被楚初言的强词夺理气出内伤:“楚初言,可别血口喷人,我跟这小倌认识在前,给他赎身在后。

若是这卖身契在我手里……”

“我一直以为烈小少爷是个足够大方的,倒是没料到,跟这小倌在一起,倒是连人家的身都没有帮着赎……”楚初言打断烈风的话:“若是帮着人家赎了身,我也没有可乘之机了。”

烈风仿佛被人踩到了要害,恨不得跳起来:“一个小倌,算个什么东西,也配我给他赎身。”

“既然他不是个东西,在烈小少爷眼里一文不值,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免得因为一个不值当的人坏了烈家和楚家的情谊。

日系小女生如清风般和动人

城主大人,您觉得如何?”楚初言再次看向城主。

城主还能说什么,为了避免楚初言将箭头对准自己,只想以最快的速度息事宁人了,“就依照楚小少爷的意思,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吧,没必要因为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小倌伤了两家的和气。”

烈风当然咽不下这口气。

他带过来的人被楚初言的人打了,他不仅没捞到什么好处,还就这么息事宁人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的脸面往哪里搁?

被月城这些人看笑话吗?

今天坐在这里的,大都是跟他差不多身份的人,正儿八经的少家主向来是不会来这种场合的。

烈风还想说什么。

密集的鼓声已经响起来了,城主不等烈风开口,赶紧道:“时辰到,祭祀大典开始。”

说着,座驾再次被八个彪形大汉抬起,将城主送到了高台上。

楚初言对着小六子使了个眼色,小六子上前,抓着还跌坐在地上的小倌,就给拖出圈子……

小倌趴在地上不肯走,小六子上去就是一脚:“别给脸不要脸,想死就趁早,我家少爷为了拿到的卖身契,可是花了好大一笔钱。

就凭,也能值这个价?”

小倌再次呕出一口血来,面如死灰一般被小六子活生生的拖走了。

烈风给的钱多,偏偏好死不死的坐在墨思瑜的前排,实在是太过碍眼。

墨思瑜跟楚初言换了个位置,抬眸往台上看去。

就见那城主大人跟一尊石雕一般坐在高台的正中央的位置。

高台的最上面,是一面镜像,能照应到大运河的滚滚河水。

墨思瑜盯着那面黄铜磨出来的镜面,眯了眯眼。

河水起起伏伏,河浪拍打着岸边的岩石,浪花飞溅到了高台的石柱上。

几个护卫模样的人,抬着两个箩筐送到了高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