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威听见沉重而果断的脚步声在他的铁笼前停下,却良久没有人说话,忍不住睁开了眼睛。

白胡子的矮人国王正在笼子外瞪着他。

精灵觉得自己现在大概已经用不着什么“装模作样的礼节”,便只是沉默以对。

“你知不知道这里为什么会被叫做银牙山脉?”

老国王突然没头没脑地问道。

这是一个奇怪的问题,诺威不知道老矮人到底是想要得到答案,还是想以此作为某种交谈的开始,只能试探着回答:“因为这里积雪的山峰像银色的尖牙?”

矮人王再次露出鄙夷的神情:“你多大?”

“……四百岁。”

矮人王重重地哼了一声,又瞪了他半天,似乎是在判断他脸上的困惑到底是真是假,然后突然转身,踏着像来时一样沉重而果断的脚步离开了。

精灵的目光茫然地追随他的背影,依然完不明白这次奇怪的对话到底有什么意义。

他在自己的记忆中寻找所有关于银牙山脉的传说,但精灵在一前多千年前便已经从整个北方地区撤出,那时这里的山脉和森林都有着不同的名字,他们对于这片寒冷广阔的大地之后的历史知之甚少,也漠不关心,而他所接触到的矮人和人类的记录里,也从来没有解释过这座山脉因何而得名。

对面笼子里的杜安·科图拉笑了起来:“我还以为精灵对这个世界的一切无所不知。显然,你们漫长的生命纯粹是浪费。”

白衬衣学妹可爱走红网络

诺威没有理会那无聊的挑衅。他很熟悉这种隐藏在嘲讽后的怨恨与妒意,那是许多人类永远也无法消除的怨怼——精灵和矮人可以活上几百甚至上千年,而人类的生命却只有短短的数十年。

他的冷淡更激怒了对方,那个男人抓紧了笼子上的铁栏,对着他叫道:“这座山脉被叫做银牙,是因为这里曾经是一条冰龙的巢穴,而那条龙的名字就叫做‘银牙’!白痴精灵!”

“你怎么知道?”精灵随口问道,看起来对这个消息并没有太大的兴趣,但他的心已经开始不受控制地狂跳起来。

他想到一种可能——而那会让他年轻的人类朋友面临死亡的威胁。

杜安脸上突然掠过一丝恐慌。他退回去,紧紧地闭上了嘴,而他同伴们——包括之后又被关进来的另外两个,看着他的眼神里夹杂着同情和幸灾乐祸,仿佛他已经是一个死人。

精灵已经无心去感叹这些人类天性中的凉薄,他的脑子在疯狂地转动着,努力把所有零碎的消息拼凑到一起,得出的结论令人难以置信,却又无法置之脑后。

哪怕只有微弱的可能,他也付不起置之不理的代价。

他坐直了身体,大声叫起来:“守卫!嘿!外面有人吗!”

一个矮人匆匆跑了进来。

“我想见你们的国王。他刚刚离开这儿,麻烦追上他,我有很重要的事情必须尽快告诉他。”

矮人守卫有些疑惑,但还是很快跑了出去,没过多久又跑了回来。

“国王陛下去坑底了,他不许任何人跟着,你不能等一等吗?”

他不能。

“……莫克,莫克·铜焰,他在哪儿?能让他到这儿来吗?”

矮人抓了抓胡子,不太情愿地又跑了出去。

精灵心急如焚,他的手不由自主地摸向铁笼上的锁。

那并不是很难打开。

幸好莫克并没有让他等待太久。

“我想让你知道,我和朋友们来到北方,是为了找一条冰龙。”还没等莫克询问,精灵便迫不及待地开口,“而进入矿坑之后,我们听说矮人抓到了他。”

他毫不理会莫克脸上惊讶的表情,急速地说下去:“泰丝和娜里亚并不是逃走,她们会不顾一切去救出那条龙,但我刚刚才知道,那可能根本就不是同一条!……而她们很可能无从分辨。”连他自己也不确定能够分辨出两条冰龙有什么不同,毕竟,那是一种几乎已经完消失的生物。

“无论是否成功,她们可能会有危险,矿坑可能会再次遭到攻击,而且……你们的国王刚刚去了坑底,我相信他是去见那条冰龙,他也可能会有危险。”精灵恳切地请求:“莫克,你得带我去坑底。”

“……太多‘可能’了,精灵。”莫克显然不太相信他的话:“我听过很多匪夷所思的故事,但是,先不说你们为什么会想要救一条龙,”他皱着眉摇了摇头,“两条冰龙?我们几百年里都没有听说过有一条龙出现,而现在却突然有了两条?”

“我知道这很难相信。”诺威直视着莫克的双眼,一只手缓缓地推开了铁笼的门,无视吓了一跳的矮人最直接的反应——他迅速伸手去摸他的战斧。

“我能够离开这里,但我没有。我们可以一起阻止一切,或者任由灾难发生。”精灵从他的博尔特矮人朋友那里了解到一点,两个种族之间延续数千年的敌对,或许多少是因为他们截然相反的天性,更多的摩擦和争斗,却是因为由此而导致的、毫无必要的猜疑,如果从一开始就对彼此多一些信任,这个世界会变得完不同。

他从眼前这个长胡子的矮人身上看到一丝希望,此刻,他只能紧紧地抓住它。如果那最终变成失望……精灵不动声色地估量着他与矮人之间的距离,一旦他不得不出手攻击,就必须一击即中。

莫克缓缓地把放在他战斧上的手收了回来。

“冰龙被我们锁得很牢,你的女孩儿们甚至不可能靠近它。”他说,但他的语气已经有些松动。

“你们到现在还没有找到她们的踪影,”诺威提醒他,“永远别小看‘女孩儿们’,无论她们属于哪个种族。”

何况还有埃德和那个半精灵。诺威希望半精灵能够认得出那条冰龙是不是伊斯,但他对此同样也无法确定。

莫克迟疑了很久——或者只是精灵感觉中的很久——终于点了点头。

“我想去看看也没什么坏处。”他说。

精灵忍不住闭上眼,把额头抵在铁栏上,无言地感激任何一位成了这一刻的神灵,然后尽量不那么快地钻出铁笼,以免再次让矮人受惊。

“我们得尽快。”他说。

“哦,我们有条刚刚搭好的捷径。”莫克迈开短腿向门外走去,精灵跟在他身后,有种想要夹起矮人往前跑的冲动。

但他确信莫克一定不会喜欢那个。

他只能祈祷矮人们的“捷径”足够快。